《奧杜邦的祈禱》,出版社:獨步文化@ISBN:9866954331

【讀書心得】 發表人:林振群/夜貓

優午立在田埂的中央與人們聊天。
他感受風帶來的絮語,聆聽所有島民跟他聊天的內容。
所以他知道很多事,如果島上發生案件,警察也會來問他犯人是誰。
但他也會祈禱。
奧杜邦靜靜地描繪著旅行鴿的身影。
他知道有些事情正在發生,但只能盡量不發出聲音。
所以他想要說些甚麼,如果旅行鴿絕種,一定會有人罵他那時在做甚麼。
於是他開始祈禱。
奧杜邦是實際存在的美國畫家,畫了一本鳥類圖鑑,變成美國國寶。

優午是木頭做的稻草人,基本上,我記得是檜木。

毫無反應,就只是個木頭。
這是我等末班車等不到時拍的,然後就睡睡網咖了MOUNDO。


伊坂幸太郎

        奧杜邦的祈禱,這是我接觸他的第幾本?不知道,也沒有去數過,但這是他的第一本長篇小說,伊坂幸太郎的第一本長篇小說。從電影一首龐克救地球注意到他,從金城武死神的精準度對他有點興趣,從乙一的隔壁把他的書拿起來,到了LUSH LIFE才真正陷入他的文字。沒有特別崇尚或是迷戀,我只是覺得有趣,就把他大部分的作品都看完了。若要用一句話形容他的小說,應該是一幅幅太大的畫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筆調沒有流派,分不出甚麼主流思想,反倒是日常生活的感想很多。排鋪的節奏也很特別,就像周星馳的電影一樣亂來,還很喜歡讓多線主軸同時狂奔穿插。他的作品,可以只當搞笑小說看待。但直到看完了整個故事,才會驚覺主角傻氣的堅持浪漫是何等帥氣,而每一條線都讓主角更完整。也只有到這時候,才恍如退後兩三步,終於看清整幅畫的樣貌,原來好笑的地方都只是精雕的小筆觸,他有更深刻的體悟想說。雖然,偶爾會有其他幅畫的色彩混進筆尖,因為他喜歡偷渡自己其他作品的角色,有時是主角,有時是配角。不過那也要等到看了兩三本以上,才能感受這份跟老友相見的樂趣。最棒的是,每讀完一本冒險,足跡總能輕易地轉化成韻味。

        好,這種類似的介紹,在他很多本的序或導讀都會看到。我也只是寫爽的而已。此外,在雜誌曾讀到,他一直很在意自己是否比乙一有趣。不用擔心了,伊坂先生,你是個好青年,而且真的非常有趣。


奧杜邦的祈禱

        這是一本很奇幻的童話小說,主角很遜地搶了便利商店之後,莫名其妙被送上封鎖百年與世隔絕的荻島。那座島上有許多怪人:熱愛詩集與花但討厭人類的殺手、說話顛三倒四的畫家、長得像狗的油漆匠、追不上時間的兔子等等。但主角最談得來的人,卻不是人,是個稻草人,他會說話,還有預測未來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 儘管是第一部,故事仍是他慣用的口吻,開頭第一句話:『我作了一個夢。夢見自己在追逐一個乳溝夾著打火機的兔女郎。』這是甚麼鬼,夢十夜的重譯?愛麗絲的續夢?還是都是誤導?看過幾本以後再接觸奧杜邦的祈禱,才發現原來這本就是最亂來的!

        『這座島倒底少了甚麼?』島民們老喜歡問主角這問題,卻沒有答案,看著彷彿甚麼都有的島,反而發現我們擁有了太多事物。最後,會看見愛麗絲裡的蠻橫,也會想起第一夜的結尾。每個人都一樣,有想保護的事物,也有該做的事情。直到島民們知道等候百年餘的答案時,意外輕巧的答案又變成另一種幽默。

        數著月亮與太陽輪替的次數,對時間開始模糊。一百年,已經到了?

夢十夜/第一夜

        翻到最後一頁,稻草人還惦記著墳前的約定,為伊人守候百年。當戀人已經赴約,百年的時限,就已經到了嗎?故事已經說到該結束的完美,穿梭百年後的我卻不想離開荻島。


        以下閒聊都以『看完奧杜邦的祈禱與名偵探守則』為前提

        因為都算是推理作品,所以若想親自體驗推理快感,請往上拉並以光速離開


東野圭吾的名偵探

        推理小說中,名偵探都該是在甚麼位置?奧杜邦的祈禱反覆提出這個問題,讓我想起東野圭吾的小說,名偵探的守則。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,[懷疑]是個很有趣的行為,他們都對推理的框架進行挑戰。

        案件發生>警察無能>偵探辦案>推理>指出兇手>解開動機

        先來說說名偵探的守則。東野圭吾的手法,比較像是一本專門要令推理框架難堪的搞笑作品,他嘲笑密室與精巧的犯案手法,逼問名偵探為何無法阻止命案發生,而文末也沿著這點,直接捅名偵探一刀。讓名偵探活到最後卻無法解謎,再無奈承認『事件中的最後一個活人鐵定是兇手!』這種另類結局。也許是他曾自白過,早就不想再寫推理作品之故,這本小說就像他對出版社的埋怨,看的時候格外有趣。附帶一提,時刻表殺人事件那話的結尾讓我笑到翻掉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可惜的是,名偵探的守則只能是反諷劇而已,作者本就沒打算端出完整故事,選擇以短篇呈現。雖然能感受名偵探的無奈與逼不得已,也成功讓名偵探跟讀者同個高度,卻因為主角抽離了故事,所以讀者只能停留在發現問題這層,即使有進一步想法,也很容易被東野圭吾精巧的笑鬧帶走。以搞笑來說,作品很好,但想再延伸的話,就少了主角來作引路人。不過以我的狀況來說,剛好在奧杜邦的祈禱前看完這本名偵探的守則,於是,東野圭吾交棒給伊坂幸太郎。

        而奧杜邦的祈禱本身是完整故事,主角常常在思考名偵探到底是甚麼。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,與東野圭吾相同,名偵探是屬於故事外的人。


伊坂幸太郎的名偵探

        奧杜邦的祈禱裡的名偵探就是優午,不過,兇手也是優午,而且優午很早就葛闢了。作者抓著『名偵探必定知道一切,且是局外人』的想法,讓一個可以預測未來的稻草人擔任名偵探。不僅知曉古今,還根本就不是人類,『有人犯案的話,警察只要去問優午再去抓犯人就好了。』這角色完全體現名偵探,或者說,這座荻島就是一個推理小說專用的舞台,絕對密室,警察虛設,名偵探聽得見所有資訊,然後終其一生都在無止盡的『成功破案』。

        雖然東野圭吾也是看到同樣的突破點,但奧杜邦的祈禱卻不是要嘲笑名偵探,伊坂幸太郎的敘述方式,簡直就像是想要拯救名偵探。可是故事還不到一半優午就死掉了,而且是自殺,這是作者對名偵探的解放嗎?不是的,所以優午也對主角很好,因為讀者們難得有機會,可以真正對等地與名偵探交朋友,在同樣高度上拍拍名偵探的肩膀說聲辛苦了。作者營造出一個更好玩的遊戲,『讓讀者去推理全知全能的名偵探的死因』,然後深入感受名偵探的內心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作者先利用百年餘這個漫長的單位,去捏出名偵探的痛苦,優午重複知曉的黑白人性,重複破解的案子,重複知道的死亡,重複聽到的責罵,重複得到的不原諒。這些,優午都重複體驗了一百五十年。島民都不覺得奇怪,只有主角開始思考優午的想法,宛如讀者終於走進一本推理小說中,去關懷名偵探這個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 既然知道一切,為什麼還是無法阻止死亡呢?無賴地說因為自己是稻草人,並沒有,他說那也只是一種預測,就像天氣預測。許多不同的線索動因構成多重未來,而優午不知道會實現的是哪一種未來,跟MIB3裡面的外星人看到的一樣,本書主角將之理解為『神明的菜單』。所以,既然知道所有情報,那殺人也會非常簡單,於是他就把自己宰掉了。是不是因為一百五十年真的太長了,讓他看膩人性與貪婪,才會讓稻草人不願意再當『名偵探』?我想不是,是因為,優午有真正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無關乎命案,他也有他想祈禱實現的未來,讓未來脫離所謂『神明的菜單』。其實菜單是種悲觀的解釋,意味著有某種東西被掠奪,而某種東西成為掠奪者。優午是稻草人,沒有掠食的概念,所以儘管看透人性,卻無法理解那種優越,如同他無法解釋音樂這種抽象的事物;但主角是個人類,還帶有讀者身分,因此優午才會對菜單這詞感到貼切,是希望主角可以理解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吧?優午的祈禱,是犧牲自己;奧杜邦的祈禱,是畫圖。讓旅行鴿得以生存的是他們的祈禱,讓主角得以存活的是優午的死亡,如果他不自我犧牲,主角就不會跟這座島有更多關聯,『那不是理由。』櫻的帥氣就會消失,旅行鴿就會被帶走,這本書會變成只有三頁。這是優午對主角的體貼,作者對讀者的體貼。

        當他牽著前女友的手,要帶她去山頂吹低音薩克斯風之時,彷彿我也被優午所祈禱的未來保護著,期待在讀完最後一句前,也能代替優午聽見樂音。


富堅義博與其他

        優午保護主角/讀者,就像奧杜邦保護著旅行鴿。優午祈禱未來不要淪為菜單,祈禱人類能發現自己總在掠食,祈禱世界不會反噬人類至滅絕。旅行鴿曾經很多,數以億計的難以估量,富堅義博在獵人中提到的小嘴天鵝,應該就是用奧杜邦與旅行鴿作為藍本。獵人蟻王篇內容有許多物種生存意識的競爭,也許就是富堅對奧杜邦的祈禱的讀後感,是屬於拖稿天王的祈禱。害怕著,人類就像曾經存在的旅行鴿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 原本,我個人對夢十夜/第一夜的解釋,是個苦戀的男人被女孩欺騙。但讀完奧杜邦的祈禱後,我有了新的想法。既然一百五十年的約定都能完整履行,只約定一百年的女孩,應該也會赴約的,再等五十年看看?令人難過的事情,還是交給乙一吧。

        這篇,就是我的祈禱。

你覺得這篇心得對你有幫助嗎?

»»奧杜邦的祈禱

本文為我自身讀書心得受著作財產權保護請勿任意轉載,如需轉載請加註來源

文章標籤

讀書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